阳春白雪.

您安——♪。
这里是喜悦。叫悦悦,阿悦什么的都行的!您怎么开心怎么叫x。



凹凸 瑞金>all金,金吹。

大家都好努力的在净化tag……要是电脑是修好的就好了ry我绝对要把那人举报得妈都不认识!!!!(。)我们金宝那么好!!!!!!!!

瑞金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粮很少……可能是因为要过年了吧(
感谢我妈妈的梗,瑞金使我写文(靠)
P2原梗
P1改造
不怎么好吃!!!(悄悄咪咪打标签(。)

官方你把金当什么了👋气死我了

符琪。关于笨蛋(?)

我癫狂,好好食

Zurin.「」:

阅读前看看↓


短小难看注意。
是..是2月9贺文!
欠戏已还 @阳春白雪.
不介意就往下看


.
.
.
.


“什么!?班长竟然也会发烧?”琪亚娜听到这个消息时惊讶不已的喊叫着,她撇了眼外面被星光点缀的夜空若有所思。


“是的,想要去探望一下却被符华同学拒绝了...既然人家并不希望我们——...”芽衣还没说完,琪亚娜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在琪亚娜正以飞快速度赶到符华的家之前。
符华正睡在床上休息着,刚要爬起来去药箱里拿药就被眼前摇晃不定的景物给逼的坐回了床上,看了眼温度计已经快接近41℃了,擦了擦额头泌出的热汗后拿起床头柜上的热水一饮而尽,想想现在的处境还是明智的躺回了床上,要是拿药过程中晕倒了就大事不妙了,同时后悔着昨天就不应该在寒风刺骨的大雨中行动,自言自语的责备着“失策了..没想到任务还没完成身体先垮掉了...”


这样嘀咕着,头脑一阵阵眩晕的感觉让她犯了困,闭上眼睛很快就陷入了睡眠,在梦中却只是看见一片火海,大火熊熊燃烧着,用火舌舔舐着她所一直保护的——....


“唔..唔...”符华的眉头皱了皱,脸上的表情有些悲痛,但她看不见。


原本露出丑恶嘴脸的大火被随后而至的倾盆大雨瞬间浇灭,即使灭掉了祸患眼前也只剩断壁残垣,符华身子猛颤一下,只有此时清醒的坐了起来睁开眼睛大口呼吸着,温和的灯光照在她的身子上“呼....呼...还好是在做梦....”


“诶-!你醒啦?”话音未落,原本放在自己额头吸收热量的湿毛巾掉在被子上,让符华有些疑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入耳畔,顿时又有些头晕目眩、迷迷糊糊的抬头看了看声音来源——一只白毛笨蛋坐在她面前高兴的笑着。


“...你...你怎么进来的..?”符华此时撑着自己坐起来就已经没多余的力气用“琪亚娜同学”这样礼貌的词语来形容她了,脑子里想要认真聚集注意力都很难。


“嘿嘿..这个就不要提了!药我已经拿过来了,是这个吧?”琪亚娜得意洋洋的坐在符华面前,递过了药片和水,想着能观赏到符华这个冷淡的家伙的脆弱一面,这一趟路跑的不亏,也算是满载而归。


平日有力的一双手臂在此时此刻都软的不像话,符华顿了顿,叹了口气说道“....算了..之后再和..你这个笨蛋计较..呼...”吞下药后听话的躺了下来,脸颊红红的,也摘掉了眼镜,从琪亚娜眼里看着有种怪可爱的感觉,不知不觉中对着闭目养神的符华露出了笑容,真稀罕呢。


“哼哼...笨蛋是不会生病的!啊-不对!本小姐才不是笨蛋呢!”琪亚娜反驳着符华的话,却又像是笑话般的狡辩着,因智力的限制让她找不到其他适合的词语来吐槽符华,她着了急,只好说道“快点休息啦!白痴班长!”


“嗯...”符华哼了一声就表示回应了,看起来不愿搭理她——与其说是不愿,其实只是没力气说。符华这个时候开始有些承认了,其实笨蛋也有笨蛋的好...做事虽然有时不经过大脑,但也能依靠,也会是坚实的后盾。


冰凉的湿毛巾再一次敷上额头,缓缓传递而来的凉意降低了大脑险些因为过热而死机的可能性,躺在床上有人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让符华以为自己在白日做梦。


“..唔..之后找个时间再还她人情吧...”符华这么想着,再一次深深进入了梦境。


“又睡着了?看来真的是很累呢,明明比我还笨嘛!..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唔...本小姐也有点困了呢...”琪亚娜往外看了眼,被打碎玻璃的窗户已经封死,稍微有些惭愧的笑着挠了挠头后,关掉发出温和光线的灯后径直钻进了符华正睡着的被窝里小声嘀咕着。


“反正现在回去也是挨骂,今晚就在这里睡好了...班长肯定不会在意的吧...”


......


“唔...怎么...”符华揉了揉眼睛,似乎退了烧但大脑仍然浑浑噩噩的,对昨晚的记忆有些模糊,已经被汗水浸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很是难受,她看了看在旁边睡得正香的琪亚娜。


“???”她诧异的看着,按着琪亚娜的肩膀摇了摇。


“你为什么会睡在我的床上?还有我的窗...?”


“哈——?果然是烧坏脑子了吧笨蛋班长?”

是自己和双生的性转!!
p3,4加了滤镜x
左边是他,右边是我!!
他是酷哥我吹爆他!
后排艾特 @鸿者清 岚者浊

bb太太!!!!!!!!!!!啊!!!!

……笑死了
p3是自己做的表情包x

金也太阔爱了叭吸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头巾糊脸!!!